Lullaby4u

温柔乡

短小,接剧版心头血,赵云澜视角。沈巍因淋雨发烧心力憔悴出门晕倒,和赵云澜相拥而眠。再多的争吵,再多的取舍,也会在抱住你的时候,都不重要了。

ooc文笔差归我,深情归巍澜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门刚关上,赵云澜便听见声闷响从地上炸开。本是正在气头上的人,一下子回了魂,拉开门望出去,沈巍家房门紧闭。视线往下一收,得,地上失去意识蜷成一团的,不是刚匆匆逃走的沈巍沈大教授又是谁。

有一瞬间赵云澜觉得自己是麻木了,沈巍的心头血,沈巍的红眼睛,沈巍纸一样的脸色,沈巍无力倚在厨柜上的姿态。他本是三分真情七分假意仗剑走天涯的侠客,却在沈巍这儿淋了场透心凉的大雨,由不得他走,由不得他留。甚至由不得他去细想,暴怒与痛惜在奇妙的平衡中织成天罗地网,而他是网上的猎物,只靠本能在挣扎。

他回过神来,发现自已已经本能地蹲下,一只手支撑在沈巍背上,一只手穿过他的膝盖弯儿,把他打横抱起来了。他似乎是想叹一口气,却又咽了下去:手臂一瞬间传来湿意,沈巍冷汗竟已浸透了衣衫。他甚至不敢去看沈巍的脸色,只记得那是个没有血色的影儿。接二连三,沈巍秘而不宣的牺牲与伤痛血淋淋地掀开在赵云澜眼前,他鲜活跳动着的心就在喧嚣的浪潮里浮沉,潮起潮落,淹得他喘不过一口气。

完了,赵云澜心里明白,他今晚上算是失了魂了。

不,也许不止今晚。

他把沈巍轻轻安置在床上,惘然若失。沈巍的发梢也湿漉漉的,眉宇间因力竭显出难得的平静,他长长的睫毛温顺地垂着,呼吸又轻又慢,柔软的唇白得吓人。倒是显出几分人畜无害的模样,赵云澜看得入神,指尖抚过沈巍的脸颊,这怎么会和千里之内神鬼避让的斩魂使,是同一个人呢。是啊,杀伐果敢的斩魂使,温和内敛的沈教授,还有,摇摇欲坠把伤都藏好的斩魂使,冷着一张脸也款款情深的沈教授。赵云澜还是叹了口气,后知后觉地发现指尖传来的温度烫得厉害。

“求你救救云澜。”

“别给我打伞。”

“云澜。”

“赵云澜!”

沈巍的平和很快地裂开了,梦里眉头紧锁,几句呓语越说越急,几乎是听不清。赵云澜闭上眼睛,无知无觉地贴上了沈巍的唇。滚烫,柔软。他捧着沈巍的脸,轻轻地抿着,舌尖慢悠悠地游走,就好像这不是亲吻,而是单纯的抚摸,把那乌黑灵魂不安的涟漪都一一抚平。他伸出双手,把沈巍搂在怀里。他不敢也不愿睁开眼睛看沈巍皱眉,不敢也不愿去想沈巍等在雨中,不敢也不愿去点那把沈巍三魂七魄都烧得惶恐的怒火,只和沈巍紧紧相依。

他不再去想沈巍欺他的瞒他的偏偏伤害自己的,心里又酸又软。哪有什么关系呢,沈巍,我会接住你的,你的七情六欲。你把自己看得卑微到尘埃里,可哪有什么关系呢,我会捧着你守着你护着你。你会知道的,世上没有人比你更值得。就算是这样针锋相对的棋局,争着不把自己当回事儿,悄无声息地把全部都压上。

我也不会放手的。

他的感情和理智都发了大水,风暴之后留下一片空白。怀里的人固执地往赵云澜怀里靠,撞得他胸口都疼,才松开了紧锁的眉宇,显出安心的餍足。混沌之间,赵云澜意识渐渐放空,竟也睡着了。

也许他们都不知道,那日思夜想的人,是彼此的理想国,也是彼此的温柔乡。上穷碧落下黄泉,三十三天内,唯一的,心安之地。

评论(4)

热度(150)